完成一定行为有数人时的悬赏广告报酬请求权的问题

作者: 时间:2020-01-10 浏览次数:47

分享到:

在由一人单独完成广告人于悬赏广告中要求的一定行为时,仅在该人与广告人之间产生一定债权债务关系,属于单一之债,只此一人有报酬请求权。然则,在实际生活中,常有数人完成一定的行为的情形,何人拥有报酬请求权?如广告人在悬赏广告中对此有规定,可以规定解决之。如广告中未作规定,应区别不同情形加以解决。

(1)数人先后完成一定行为时,报酬请求权应归于先完成一定行为之人。在采取单独行为说情形下,即使先完成一定行为之人事先不知有广告存在,也仍然拥有报酬请求权,因为此时广告人之债务发生以一定行为完成为条件。当然,广告人在广告中订有限制时,限制内容应认为是衡量“完成一定行为”与否的标准。广告中指明除完成行为外,还需要通知的,“通知” 亦属于“完成一定行为”的固有内容,报酬请求权应属于通知最先到达者。广告中指明期限者,在该期限内最先完成一定行为人有报酬请求权。本案中,被上诉人李绍华声明“一周内有知情送还者酬谢15000元”广告中的“一周内”属于期限限制。

(2)数人同时个别完成一定行为时,各行为人享有平等的报酬请求权。如报酬性质上可分的,数人依比例平等分配;报酬性质上不可分或广告中声明有报酬请求权者仅限一人时,处理较为复杂。大清民律草案第880条,“完结广告所定行为有数人,仅最初完结其行为者,有受报酬之权利。数人同时完结前项之行为者,各有平等分受报酬之权利。但报酬性质不便分割者,或广告内声明应受报酬者仅一人时,以抽签法决定之。”德国民法典第659条中亦有规定,“报酬因其性质为不可分的,或按悬赏广告的内容仅可由一人取得者,由抽签确定之”。笔者认为上述规定大有可借鉴之处,实践中悬赏广告以抽奖方式分配报酬已为广大群众所接受。不过,为防止作弊,表彰公平,应为抽签定奖制定一定规则,比如由公证员监督等。

另外,尚需讨论的是报酬具体实现前,广告人与数行为人间的债权债务关系性质,笔者认为应看作连带债权债务关系。为防止有违公正,广告人应对数行为人全体为给付,不得应某一个或某几个行为人的自身利益要求而为给付,各行为人亦仅得为全体而要求给付。数行为人中的个别人因与广告人间事项产生的利益或不利益,对其他行为人不产生法律效力,比如数行为人中有抛弃报酬请求权者,对其他行为人无效。例如本案中,王家平放弃报酬请求权,对上诉人李珉的报酬请求权不生否定效力。

(3)数人合作完成一定行为时,报酬请求权属于数行为人,但广告中声明不许合作的除外。广告人应考虑各参加人对取得结果所起的作用,按公平原则衡量,分配给个人。分配显然不公的无效,应依法院判决确定之。如数行为人就报酬分配不能取得一致意见时,广告人有权拒绝即时履行给付义务,但数行为人全体有权请求广告人将报酬提存。在报酬性质上不可分时,应按前述抽签方式分配之。

(4)数行为人完成一定行为,广告人已对最先通知者给予报酬时,如何处理?如前所述,悬赏广告系单独行为,完成一定行为是债务发生的条件,除广告中有声明的情况下,通知不是报酬请求权发生条件。因此,在实践中,就会出现享有报酬请求权的行为人没得到报酬,而广告人已对最先通知之行为人履行义务的情况。如甲先于乙完成一定行为,但乙因先于甲向广告人主张报酬请求权而受偿;或甲、乙同时完成一定行为,乙先于甲通知广告人而全部受偿。在前一个例子中,乙无请求权而受偿,后一个例子中乙仅有部分请求权而全部受偿。在两个例子中甲的报酬请求权未实现时,如何保护?如要求广告人向甲给付报酬,就会造成双重给付或额外支付,即使此后广告人可以基于不当得利向乙主张返还,对广告人要求似为过苛。因为悬赏广告面向不特定人,债务发生不以通知为要件,在有数行为人完成一定行为时,广告人对于先后或同时完成一定行为的情况全面知悉注定不可能。笔者认为台湾学者史尚宽、王泽鉴先生的主张较为恰当,即此种情形下,广告人可因对最先通知人为给付而免除再次给付报酬义务,犹如对债权准占有人之清偿,而享有报酬请求权的行为人可向受领报酬之人行使不当得利请求权。当然,广告人应是基于善意向最先通知者给付方可免责。

  Copyright © 2016 重庆利欣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9003183号 sitemap.xml